新聞動态

免疫療法成效佳 漸成癌症治療新趨勢

2019-05-08

  患上癌症确實使人驚恐萬分,擔心自己的生命陷入險境。可幸的是,現今醫學昌明,癌症的治療方式日新月異,其中嶄新的免疫療法能夠誘導自身免疫系統攻擊癌細胞,既能達到比傳統化療較佳的治療效果,且副作用較少及輕微。

  目前免疫療法常被應用于肺癌的治療上, 接受療程期間生活質量仍得以維持,甚至可如常工作,對患者而言絕對是一大佳音。治療可長達兩年時間,期間醫生會密切監察患者的反應及身體狀況,以便在需要時調整治療方案, 提高療程的效用。

  誘導免疫系統攻擊癌細胞有效控制病情

  縱使癌症被認定是不治之症, 但隻要抱持積極的态度盡早接受治療, 患者仍有望延長壽命甚至康複。随着醫療水平日漸提升, 除了傳統化療、電療、标靶治療外, 近年興起的免疫療法更在癌症治療上取得突破。香港力鈞專科醫療集團臨床腫瘤科專科吳雲英醫生解釋, 癌細胞表面存在着一些PD-L1蛋白,倘若它們與免疫系統中T細胞表面的PD-1受體結合,T細胞就會受壓抑以緻未能對癌細胞作出攻擊;但免疫療法透過幹擾兩者的結合,能使癌症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重新攻擊癌細胞,從而控制癌症病情。

  免疫療法的另一個優勢是其副作用較少及輕微。由于傳統化療在攻擊癌細胞的同時,亦會一并攻擊體内生長速度較快的正常細胞,包括骨髓、黏膜、頭發囊等,因此往往會産生多種副作用,例如導緻白血球或血小闆數目過低, 令患者受感染或流血不止的風險上升。與此同時當體内黏膜遭化療藥物影響時,患者很容易出現嘔心、嘔吐、口腔發炎等不适症狀。而脫發等副作用在化療期間亦十分常見,難免讓患者感到困擾。相反免疫療法的治病原理不同,它不會直接攻擊體内細胞,而是通過「喚醒」免疫系統使其有能力自行殺滅癌細胞。正因如此, 免疫療法能免卻傳統化療的副作用,減輕治療期間的不适,有助改善患者的生活質素。

  ■ 臨床腫瘤科專科吳雲英醫生解釋,免疫療法能使癌症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重新攻擊癌細胞,從而控制癌症病情。

  治療期間患者可如常工作、生活

  現時免疫療法在肺癌的應用上已日趨普及,并在臨床治療中取得不俗成效。肺癌是香港緻死的頭号癌症,大緻上可分為兩大類,分别是非小細胞型肺癌及小細胞型肺癌,其中大部分患者均屬前者,在此之下還可再細分為不同類型的癌細胞。正因為要針對性制定最适合的治療方案, 醫生會先為病人進行生物标記測試及PD-L1蛋白測試,然後将病患歸類。一批是帶有特定基因突變(例如EGFR、ALK等)的患者;另一批則是沒有出現基因突變的患者。兩批患者的治療方向并不相同,具特定基因突變的肺癌,醫生可為患者進行标靶治療;至于沒有基因突變,則需參考患者腫瘤PD-L1蛋白的表達水平。隻要其數值等于或超過50%,就代表患者适合以免疫療法「PD-1抑制劑」作為第一線治療,其效用較傳統化療理想,故成為肺癌治療的新趨勢。

  視乎所選擇的免疫治療,一般患者隻需每隔兩或三個星期進行一次靜脈注射, 每次為時僅30分鐘或一小時,對日常生活造成的影響相當少。由于療程的副作用一般較化療輕微,部分精神狀态許可的患者更可如常工作和生活。如治療效果理想,患者的腫瘤會逐漸縮小甚至消失,其他有關症狀也會因而得到改善。治療可長達兩年,及後醫生可按患者實際情況決定是否可嘗試停藥。

  吳雲英醫生指出,曾有一位年約60歲、以往有吸煙習慣的男士确診患上非小細胞型的肺癌, 發現患病時癌細胞已在肺部擴散,心包膜亦出現積水。在第一線治療時患者接受傳統化療, 但在一年後癌腫瘤仍繼續生長、病情漸漸惡化。面對這個情況醫生決定替患者轉用免疫療法,在進行兩個療程後其氣喘及咳嗽的症狀已明顯好轉,最近患者甚至高興地表示他已完全沒有氣喘的問題,可如常行山和享受照顧孫兒的樂趣。此外,在接受此治療後患者并沒有出現特别的副作用,生活質素得以維持在理想水平,現時他仍繼續接受免疫治療以期進一步控制癌細胞。

  盡管免疫療法已在臨床上幫助了不少肺癌患者, 但難免仍有一些副作用, 例如肚瀉、便秘、皮膚痕癢、疲倦等。縱使機會率相當低, 但患者仍有可能出現較嚴重的副作用, 包括身體器官的重度炎症( 例如肺炎、腸炎) 等。倘若出現這種情況醫生會考慮暫停治療, 并處方類固醇予患者纾緩相關症狀。另一方面, 如果患者本身正長期服用類固醇或免疫制劑,則未必适合接受免疫療法。

  轉職私人醫療界别 冀更全面跟進患者病況

  總的來說, 醫生會全盤考慮患者的癌症種類及身體狀況以訂出個人化的治療方案, 務求對症下藥達緻最佳療效。在治療過程中醫生亦會密切監察病患的狀況, 以便适時調整治療方針, 因此醫生可說是癌症患者的最佳守護者。曾經在公立醫院服務17年、累積了豐厚癌症治療經驗的吳雲英醫生表示, 以往在公立醫院除了臨床服務外, 還需兼顧其他醫院管理及臨床研究的工作, 較難長期跟進同一位患者的整個治療階段, 近來她轉至私人醫療界别, 冀将全部精力投放在患者的治療上, 同時亦有較充裕的時間照顧他們的心理或其他需要。即使在癌症痊愈後, 醫生也可繼續跟進患者情況, 并就愈後的生活方式作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