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人生最重要的,是直面困厄的勇氣和改變

  趙先生,現年49歲,家住河北,家庭條件優渥。夫妻二人結婚數十年,一直和睦共處。二人育有一子,現已成年。一家三口雖說過着平淡的日子,倒也自有一番其樂融融。

  但這一切,因為5年前意外發現的一件事而發生了變化!

  2012年,趙先生經常無來由的渾身乏力、腹痛、腹部不适;之後還伴随着食欲降低、惡心、腹脹等不良症狀。他以為沒什麼大事,所以一開始也沒怎麼在意。但随着時間的推移,症狀發作越來越頻繁,甚至出現大量流鼻血的狀況。在這之後,不良症狀進一步間斷出現。

  時間來到了2014年的3月初,因為頭暈,趙先生與家人商量後,去當地醫院做了超聲檢查。檢查結果顯示,肝右葉占位,腫瘤大小為5.2×5.3cm。此時,趙先生與家人心中已經有些慌亂了,但還是抱着些許希望做了進一步的檢查!

  壞消息接踵而至!之後進行的增強CT進一步檢查提示,肝右葉富血供腫物,考慮為肝癌。

  幸福的家庭頓時陷入極大的負面情緒之中。趙先生本人,也一度消沉。但四十多歲的他,畢竟是久經年月風雨之人,很快就振作了起來,甚至反過來安慰妻兒,說到現在的醫學那麼發達,癌症雖然可怕,但也不是無法治療。

  輾轉治療

  趙先生與家人商量一番之後,決定去北京腫瘤醫院尋求治療。進入醫院後,很快确定診斷治療方案,并在醫生安排下實施腫瘤切除手術。

  腫瘤切除後,效果并不十分理想。趙先生此後于2014年4月至2016年11月在北京腫瘤醫院腫瘤科先後進行了13次介入治療。期間,他于2015年4月開始口服多吉美。當年9月,趙先生病情進一步惡化,癌細胞擴散到肺部。

  治療仍在繼續!

  癌細胞轉移肺部。趙先生知道,那意味着新的治療又将開始。

  曆經一年多的治療,趙先生及其家人在心态上較之他患病之初,已有很大改變。不再似疾病剛被檢查出來時一樣,情緒低沉,心态悲觀。

  兵來将擋,水來土掩。那時趙先生及其家人的腦海中,或許時常浮現出這句話。

  經過一番治療後,病情暫時得到了控制。但好景不長,2017年年初,病情再度複發,并進一步惡化。他于2017年2月20日再次住入北京腫瘤醫院,接受治療。

  此時,趙先生的病情已經十分嚴重。而因為重症長時間的折磨,以及癌症治療過程中的副作用,他的身體也十分虛弱。

  2017年2月份的這次入院,并沒有給趙先生帶來多大的幫助。此時他的病情加重,已經到了使用免疫療法治療病情、殺除癌細胞的階段。但受限于内地的藥物政策,北京腫瘤醫院并沒有辦法獲取相應的免疫療法藥物,自然也無法圍繞免疫藥物制定相應的治療方案。

  這個時候,趙先生的主治醫生給出了建議——出境尋求新的治療方案。

  出境尋求生機

  此時擺在趙先生及家人面前的地區選擇有兩個:香港和美國。考慮到中美環境的差異,以及赴美昂貴的治療費用,也考慮評估到香港的醫療技術也是全球領先水平,趙先生一家選擇了赴港尋求治療。

  但令人感到傷感的是,因趙先生從發現病情到治療,以及治療過程中的各種副作用影響,身體已經十分虛弱,趙先生的妻子胡女士和兒子并不氣餒,拿着趙先生的病曆信息飛赴香港,尋求治療以及獲取相應的治療藥物。最需要也最應該出境的病人,卻無法走出家門。怎麼辦呢?

  幸運的是,胡女士通過境外醫療專家服務的力鈞,預約到了力鈞專科醫療的專家醫生,并與專家進行了近半個小時的遠程視頻會診。借助力鈞高清遠程診療系統,趙先生對“陌生”的香港醫生有了一個真切直觀的了解,香港醫生也對他的個人情況和病曆信息有了初步詳細的了解。這次一對一的溝通,讓趙先生對自己的病情有了更清晰的了解。這也讓他及家人對自己的病情治療更有信心。

  于是胡女士與丈夫商量,決定代替他赴港,将病例信息及病人情況告知香港醫生,并咨詢醫療意見和建議,以尋求新的治療方案。而趙先生則待在北京腫瘤醫院,繼續接受治療。

  這之後,胡女士攜帶着他的病曆,隻身赴港。見到力鈞專科醫療醫生,并在醫生進一步了解趙先生的病情及病曆詳情後,胡女士帶着在香港醫生簽字同意下購得的免疫藥物——Opdivo(O藥)——回到了北京。

  就這樣,一場圍繞趙先生,在北京、香港兩地展開的治療,正式開始!

  病情突變

  胡女士帶着藥物回到北京即在香港醫生的囑咐和要求下,在北京腫瘤醫院,按療程給趙先生注射和口服O藥以及相應的輔助性藥物。香港醫生日常還會根據的趙先生的情況,及時給出一些醫療意見和服藥建議。

  作為當前治療癌症卓有成效、并獲得美國FDA認證的藥物,Opdivo名不虛傳。遵循香港醫生的建議,按照療程注射藥物,并輔以北京腫瘤醫院的相應的治療方案,趙先生的病情得到了穩定。正當趙先生及家人心中喜悅,以為見到了希望的曙光之時,病情突然又發生了變化。

  2017年5月24日,趙先生身體項目檢查指數出現極大異常,醫院醫生也拿不出很好的方案。胡女士無奈之下,隻好求助于力鈞專科醫療的醫生。但因香港醫生隻是通過病曆及遠程會診了病情,無法獲得第一手的病人信息,以緻無法确診病情,隻能夠給出一些醫療意見以及應急處理措施,并再三要求胡女士聽取内地醫生的意見。

  病情持續惡化,趙先生已經陷入了肝昏迷的狀态,醫院方面甚至給病人家屬下達了病危通知書。一切似乎都在朝着最壞的情況發展。香港與北京兩方,前者因無法了解具體病情,後者因技術受限,均無法給出決定性的治療方案。

  但天佑善人,情況在這之後出現了轉機。經過一番搶救,到了第二天,趙先生的病情居然穩定下來了!

  心态再變

  趙先生情況穩定下來後,胡女士第一時間将結果告知了香港醫生。香港醫生叮囑胡女士不可因此大意,将趙先生肝功能調理到理想狀态後,應持續實施PD—1藥物治療,以改善病情。

  之後,按香港醫生建議注射O藥,輔之以内地常規治療,趙先生的病情漸趨于穩定。

  此番變故,趙先生及家人的心态,再次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已知道病情不可能再有大的進展的他們,開始秉持着“盡人事,聽天命”的想法,心态較之以往,變得更加樂觀,隻想着治療有一寸的進展,便得一寸的喜悅。

  現在,趙先生的病情穩定,治療仍在繼續。面對困厄,樂觀的情緒一直充盈着這個家庭。妻子胡女士由衷慶幸力鈞給予的治療契機,也遵循香港醫生的囑托,繼續進行跟蹤治療,隻是偶爾仍會有些遺憾,沒有早些帶着丈夫到醫療技術更發展的地區或國家尋求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