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案例

重疾案例劉女士——陰雲之後,應是朗朗晴空
我的母親,現年65歲,過去的一年多時間裡,她一直飽受病痛的折磨。
 
2016年,因為肺部長久以來的不适,我帶着母親去到市裡的醫院做檢查。檢查結果顯示,肺部長了疑似腫瘤的東西。我當時心中一涼,急忙找醫生咨詢。醫生告訴我,因為是初步的檢查,檢查結果不夠精确,建議做進一步的深入檢查,并安慰我說,一定要樂觀,并不一定會出現壞的情況。
 
我抱着樂觀的态度,帶着母親做了進一步深入細緻的檢查。但天不遂人願,最壞的情況還是出現了。醫生第一時間告訴了我檢查結果——非小細胞肺癌,肺部長了一顆惡性腫瘤。
 
非小細胞肺癌,這幾個字像刀子一樣,狠狠地紮在我心上。
 
很多個月以後,看着病床上安然睡着,呼吸輕柔的母親,我還會記起拿着檢查報告,失魂落魄站在醫院走廊上的那個下午。
 
那天,我帶着母親,情緒低落地回到家裡,将母親的情況的告訴了家裡。
 
舉家震驚!難以置信、低落、悲傷的情緒寫在每一個家庭成員的臉上。家裡人似乎在一瞬間陷入了茫然無措中。當時,針對母親的病情,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拿主意。就連作為一家之主,向來辦事利落,雷厲風行的父親,也因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亂了方寸!
 
這個時候,母親的一句話打破了這壓抑的氣氛!
 
“不就是腫瘤嗎,要開刀還是吃藥,去醫院治就是了!”母親一臉平靜,淡淡說道。
 
直到現在,我依然難以揣測母親當時的心情,更難以理解,為什麼她一個普通的農村婦人,在人人談之而色變的癌症面前,能夠表現得如此平靜。或許是因為,她不想在我們幾個孩子面前,表現出哪怕一絲軟弱,從而增加我們的擔心。
 
治療
 
拿定主意後,我們在第一時間找好了醫院,并安排母親住了進去。檢查,觀察,檢查,反反複複,來回折騰,最終主治醫生确定了母親的治療方案——手術切除。
 
一番折騰與術前準備,在醫生、我們及母親自己的調整下,她的身體與心理都進入了一個比較良好的狀态。然後她進入手術室,躺上了手術台。
 
手術過程很順利。結果也是成功的——肺部的腫瘤順利切除。我們全家人喜出望外,母親術後雖然身體虛弱,但聽說自己手術順利,臉上也是浮現藏不住的喜悅。醫生也對母親表示了恭喜。
 
但後來發生的事情,證明了我們一家人實在是過于樂觀,也過于小看癌症。
 
時間來到2016年10月,已經出院數月的母親,肺部再次出現不适。我們擔心病情複發,急忙送她到當地醫院檢查。CT檢查結果顯示,右下肺3.5x3.3cm腫塊,肺門和縱隔淋巴結腫大,雙側肺部病變,及見少量心包積液。
 
腫瘤又複發了,甚至比以往更加嚴重!
 
之後經過一番治療,胸肺内情況雖然有所改善,但腹部發現有新發淋巴結腫大。癌細胞轉移了!
 
于是,我們又帶着母親踏上了新的治療之旅。但之後的結果并不盡如人意,甚至令人心灰意冷。此後的數個月,母親先後在好幾個城市的醫院入院治療,但治療效果都不理想。這幾個月中,她的身體,因為病痛的摧殘,以及化療、放療、藥物的副作用影響,變得愈發虛弱。
 
數月荏苒,時間來到2017年,經曆了幾次效果不佳的治療的母親,被我們轉移到新的醫院。我們寄望于這家醫院,能夠給出有效的醫療方案,緩解母親的病痛,改善她的身體狀況。
 
新的醫院果然帶來了新的氣象,母親入院後不久,病情就穩定了下來。我本以為母親病情會得到極大的改善,哪知主治醫生的話,将我瞬間打回現實。他跟我說道,雖然目前現在的病情穩定了下來,但當前内地醫院的藥物與醫療技術,已很難讓母親的病情有新的進展。
 
醫生都束手無策,一時之間,一家人又茫然無措。這時一個朋友說到他同學的母親,也罹患癌症,後來去到香港尋求治療,通過使用在香港上市、内地還沒有的癌症藥物,取得了好的效果。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在網絡查閱了許多資料,了解到香港醫療技術先進,醫資力量雄厚,再加上參考美國FDA标準使用使用最新的癌症藥物,所以這裡的癌症病情控制率一直位居世界前茅。于是,我們一家人開始将目光投到境外醫療上。
 
赴港
 
聽說香港腫瘤醫生需要預約,才能安排見面,于是我托朋友幫我找了一家做境外醫療的機構,以期預約到香港的腫瘤醫生。我選擇的是力鈞這家境外醫療機構。按照這家機構的預約流程,在我赴港前,母親通過他們的遠程醫療系統,與力鈞專科醫療的醫生進行了一次遠程會診。力鈞作為國内最大的境外醫療機構之一,不得不說,做的遠程醫療系統還是不錯的,視頻清晰,對話流暢,會診進行地很順利。而醫生這塊呢?因母親久病,故兒子成醫。通過一小時的遠程會診,我在一旁深深地感受到了香港醫生的專業性。
 
遠程會診後,我們通過力鈞跟香港醫生預約好了見面的時間。家人經過一番商量後,決定讓我代替母親赴港。屆時我将帶着母親的病曆以及診斷信息去香港為她尋求生機。
 
臨行前,母親還在住院,我到病房去看母親。當天她身體虛弱,睡得很沉,我看着母親瘦削的身體,憔悴的面容,回想起過去幾十年母親操持家庭的辛苦,心中湧出無數情緒。最後,我雙眼朦胧地走出了病房,去到機場,登上了飛往香港的飛機。我要去到那裡,給母親拿救命的藥。
 
去到香港見到醫生,将母親的病曆信息,診斷結果,巨細靡遺,全部交給了醫生。醫生對母親的病情作出了一番評估與診斷,然後給出了相應的治療方案,最後開出了藥物處方。我這才購得了癌症免疫療法所需藥物。一路跋涉,我終于順利帶着藥物回到了家人跟母親的身邊。
 
尾聲
 
拿到藥物後,趕緊找相熟的醫生安排注射藥物,進行治療。2017年2月,母親開始使用癌症免疫藥物Keytruda來進行治療。
 
一個療程的藥物用完之後,我又去了幾趟香港,陸續拿回了之後幾個療程的藥物。
 
在我香港内地往返來回的過程中,母親的病情也逐步得到了改善,虛弱的身體狀況也有很大的改觀。那段時間,力鈞助理的貼心跟進和服務,香港醫生的誠懇建議,也讓我和家人深獲安慰,我常常能夠感覺到,籠罩在我們家庭上空許久的陰雲,似乎有散去的征兆。
 
現在,我看着病床上安然睡着,呼吸輕柔的母親,還會記起拿着檢查報告,失魂落魄站在醫院走廊上的那個難忘的下午。
 
心中不由地生出感慨:會過去的!不論是噩夢,還是陰雲,都會過去的!